茶凉言尽

请看置顶。

《给江澄的生贺》我爱的他

双明星paro、节目采访梗 魏无羡专场。


「听说魏前辈您有对象了、这是真的吗?」这是在节目开始前,蓝思追跟蓝景仪跑来找他问的问题。


看了他们一眼,他摆手将造型师先请走便回道「你们觉得呢?待会儿节目上再提吧?我等等会给你们所有人一个解释的,所以再等等吧!」


魏无羡其实不怎么意外会被问这个问题,因为近期他在拍摄魔道祖师那部戏时被误会与饰演含光君这个角色的蓝忘机有一腿,所以媒体会想要探究真实性什么的也是无可避免的,更何况他从未表态过自己的感情状态,以他身为当红影帝的这个身份来说怎么可能会没有人想过问呢?这次采访节目也是公司为了避免他私生活被叨扰才特意给他排的来着。


深吸一口气,魏无羡忽然觉得这有些沉重,毕竟他也没敢问那人是什么样的想法,自从那丑闻爆发后,江澄便没有接他半通电话、也没回他半通简讯,他都要急死了、怎么还有那个心思顾这鬼工作?可不好好做的话会出事的吧?


长叹一口气,他忽然觉得人生好难。


「那么接下来就欢迎咱们今日的焦点、大影帝魏无羡!」女主持人大声的喊出他的名字,不出所料、台下一片高昂的尖叫声都在欢迎着他,可他却觉得有些多余了,伸手捏了捏耳垂上那“J、C”造型的耳钉,他如释重负的走向了自己的位置。


「大家好、我是魏无羡,相信大家很期待我的到来?嗯、我来了,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一如既往的豪爽就是他魏无羡的作风,横竖都是死、那还不如死的潇洒?


接下来这段令人胆颤心惊的采访就这么顺理成章的进行下去了,期间所有人都在打探着他的感情状况,真是够了、你们不烦我都烦……他如此想到。


「那么大影帝,对这阵子那个绯闻有什么想法吗?要认爱还是澄清?」温情见自己好友越来越不耐烦的样子不禁捏了把冷汗,她不是不了解他的性子,作为一起进来的同期、估摸也就她一个最懂他了,她开口直接让众人的目光通通回到自己身上,并且露出了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向魏无羡询问,话里的意思也十分清楚,就是想给他个澄清的时间。


「哎哟、情姐果然是个很会抓重点的女人,把所有人的焦点都抓住了就直奔主题啰!大家不是很想知道前辈的感情状况吗?赶紧安静让前辈解释吧!」蓝景仪瞧见温情的表情后便懂了她的意思,他很快的打了个圆场,并且让几个不会看脸色的后辈都收敛掉了玩闹打趣的行为。


「好、谢谢,接下来的话可能会说的直接点,我确实有对象了没有错,不过不是蓝忘机,这点让姑娘们失望了还真是抱歉。」说完,魏无羡看了眼观众席上几位举着“忘羡结婚”的姑娘一眼,便自顾自的继续说了下去。


「我的对象很好,我打小就认识了他。」


「他的性子很稳重,但是偶尔也会像个孩子一样,有话不敢直说,撒娇也不肯承认,虽然有点傲气、但是我觉得无所谓,毕竟那就是我爱的他。」


「虽然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在看这场现场直播的采访,可我希望他知道一件事。」


「谢谢他、谢谢他支持我的梦想,在我累了的时候愿意给我一个拥抱,告诉我他还在,谢谢他爱我、谢谢他支持我,有现在的成就我都得感谢他,我想说、我这辈子只会爱他一个,只会爱他江晚吟一个!」


「所以阿、晚吟你看到后可给你羡哥哥我打个电话吧?我快想死你了,你再不给我打电话我就要疯了你知道不?」最后、他举着他的手机不顾众人惊讶的表情大声嚷嚷着江澄如果再不理他,他肯定会死掉云云之类的话语撑掉了这剩下二十多分钟的采访。


而江澄呢?原本在录音的他被温宁半拖半拉的拖到了休息室的电视机前看了他那傻逼男友的采访,结果看完后、他只有一个冲动是冲到魏无羡面前把对方摁在地上往死里打,然后再亲亲他、告诉他“老子知道你爱我好吗?不给你打电话就是想看看你会作何反应,你他妈赶快给我闭上嘴吧?!你脸皮厚不是我脸皮厚、你这样我以后怎么面对我同事呢!”


不过事后江澄也很大方的认爱了,而他跟魏无羡的粉丝也挺由衷的祝福他们,还有阿、再这天过后,也就是江澄生日的当天,魏无羡在大萤幕前轰轰烈烈的给江澄求婚了,他们预计年底就结婚呢!


噢?问咱们魏大影帝有没有被揍吗?答案是有的,江澄先赏了他两个巴掌才答应他的求婚来着,不过看到江澄答应他的求婚、他也就高兴的跟个傻子一样,被打什么的也都没感觉了。


《来饲养一只蓝曦臣吧?》

叮——恭喜您、您订的小泽芜君到啦!接下来就让我向您简单介绍小泽芜君的饲养须知一下吧?


尺寸15公分,与他那弟弟蓝忘机相同,不过不一样的是、妳与那姑娘不同,比起娃娃妳更喜欢马克杯,而他是个例外!


他不会挑食、基本上姑娘吃什么他也会同妳一块儿吃,不过偶尔会因为担忧姑娘身子不健康、葵水来时会不适,所以会叮咛上几句要妳吃得健康养生点。


噢、讲到这儿突然想到,比起泽芜君、他更喜欢姑娘叫他涣或是夫君,如果叫他夫君,不用意外的会收到一只整天周围都飘着小花花的小泽芜君哟。


他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人,如果今天姑娘受委屈了,记得别憋着,以免他会担心到吃不下饭、睡不了觉的。


他是很棒的一位小倾听者,而且还会陪妳谈心、给妳一些良好的意见,陪妳度过一段难过的时间。


姑娘想哭的时候便哭吧?小泽芜君会一直陪伴在姑娘身边的,等姑娘哭完时、他会用小小的双手替妳抹去挂在眼角的泪水,并且轻轻的在姑娘脸上吧唧几口安慰妳。


噢对了、切记不能让他离妳太远,不然他会担心妳的。


以上就是小泽芜君的饲养守则,怎么样呢?小泽芜君基本上都不需要姑娘特地烦心什么,而且还能给予姑娘一份柔情的陪伴呢!


「夫人、早上了,该起床了。」妳眨了眨仍有些模糊的双眼,转身、妳便见他正坐在妳的身旁低头看着妳,眼神里的一片柔情、让妳忽有一种老夫老妻的既视感。


「醒了么?醒了就赶紧起来吃早饭吧?涣已经做好了夫人爱吃的东西了。」


「嗯?还想继续睡?好吧、那么涣先去把那些东西收一收,等夫人醒了咱们在一块儿吃吧!」他起身、很熟练的收好了餐桌上的东西,在收完后他轻轻的爬上床将妳搂进了怀里紧紧裹着。


——夫人、好好睡,有涣在身边陪伴夫人。


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告诉妳,这是真的、他就在妳的身边,而这份柔情是独属于妳的。


当他们听见妳说客套话时

内含嘉/安


《嘉德罗斯》


「谢谢大佬让抱大腿蹭积分!!」妳开心的看着积分,对着他说道。


「渣渣这是道什麽谢?收下积分就好废话别那麽多。」他顿了下,在收起大罗神通棍後不屑的开口,看来王觉得妳口中的“谢谢”二字过於多馀。


「不要叫我渣渣啦!」显然妳没有发现他话语中的不屑,只是对他叫妳“渣渣”这个称呼感到敏感而向平常一样嚷着要他别这麽叫妳。


「哼、渣渣就是渣渣。」


——可惜妳没发现一件事,那就是王藏在围巾下的嘴角微微的勾起了,属於他的渣渣怎麽就这麽可爱呢?


作为属於他的渣渣,就只需要安全的待在他身後就好,客套什麽的都是不必要的。


《安迷修》


「哎呀…谢谢你呀安迷修!」今天妳心血来潮的想购物,但朋友们跟妳说他们有事所以不能跟妳去,於是妳就找上自家男友陪妳了。


——不过与其说是陪妳逛、不如说是替妳拿东西跟付积分吧?


「小姐、我们之间不需要这麽客气的!」


虽是这麽说,但妳总觉得自己有些超过。


「可是……」


「小姐您与在下之间何必这麽客气呢?骑士对所爱做这点小事都是理所当然的、何况您可是在下最爱的公主陛下!只要小姐开心、有何不可?」


——作为他公主陛下的妳只需要开心就好,客套什麽的不存於妳与他之间。


不给糖就捣蛋-1.

拆忘羡。

内含羡/薛/澄

羡哥哥的很私心的打的比较长了点##


《木乃伊羡》


刚结束今天的课题,妳揹着包包匆忙的赶了回家,原因是因为今天是妳家那位恋人的生日。


「这可怎么办唉?我忘了提前把魏婴的行程问清楚……。」妳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在心中暗道不好,毕竟这天很重要的,自己怎么这么冒失呢?


「小娘子!」


「妈呀!」突如其来的、一条绷带缠住了妳的手,一阵天旋地转妳便被一个浑身缠着绷带的人压在沙发上了。


定睛一看,妳才发现这是妳那调皮的恋人。


「是羡羡呢、小娘子莫怕!」


「哎唷、我的小祖宗你可差点就把我吓坏了。」


「下次我会注意点的,不过不给糖就捣蛋、小娘子先给糖吧!」他跨坐在妳腰间丝毫没有一丝要下来的意思,一双炯炯有神的桃花眼看来很认真、不过话语间却充斥着孩子的淘气。


「我没糖、你捣蛋吧。」见他这么幼稚的模样,在想想今天的节日,妳顿时觉得纵容一下似乎也不是不可以,更何况怎么可以都是他来纵容妳呢?


「那小娘子先把明天的课请掉吧?不然要我帮忙打也是可以的哟。」露出计划得逞的狡猾笑容,他迅速将挂在手边的绷带往妳身上缠去。


夜可长着。


——用绷带将其束缚、证明妳是他的。


《吸血鬼薛》


一早起床,妳便看见他慵懒的倚在床头低头把玩着妳的发,一开始妳以为他只是贪玩、便没有多想任着他玩,不料当他注意到妳醒来后,他却低头张口咬住了妳的锁骨。


「洋洋?」


「不给糖就捣蛋。」


「可家里的糖刚吃完呢!」


「那就血尝、反正妳的血比糖还要甜。」轻舔流被牙尖刺穿的两个小血洞,他压住妳、邪魅的轻笑出声如是回复。


——妳的血如同罂粟、比糖还要更令他沉迷。


《狼人澄》


今天妳装扮成了可爱的小红帽,原因无他、就只是因为妳特别喜欢红色。


对此他很嫌弃,不过却也纵容了妳。


「晚吟很可爱、不过为什么是扮成狼先生呢?」妳踮起脚尖伸手去搓揉他头上那对柔软的假兽耳,顺便撸了一把那毛绒绒的大尾巴。


「因为狼先生才能将小红帽吃干抹净。」耳尖微红,妳听见他小声的说出那句话。


——狼先生有些青涩可爱,不过等他将独占欲表现出来后妳便不再那么想了。


生辰快乐

拆忘羡。

这是给羡哥哥的生贺!

「魏婴、祝你生辰快乐。」

在蓦然回首时、他看见了端着那碗有着熟悉味道的莲藕排骨汤的妳,他因妳挂在嘴角那柔和的笑容而愣了会儿。

他突然想起、妳第一次对他说出这句话时的场景,那时的妳身高只是个到他膝盖那儿的小姑娘、也才四岁大,而他低头看着娇小的妳、因为妳那句话而笑了出声。

而在记忆中、会与他说这句话的人已经不在了,会在这天陪他疯玩、替他收拾的人在那时已与他决裂,而那个总是会端着莲藕排骨汤喊着自己喝汤的温柔师姐也再也见不着了。

——已经很久、没有人同他说过这句话了。

直到此时又再次听到了这句话、他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他甚至有些害怕妳之後也會離他而去。

「魏婴?」妳忽然有些吓到了,他除了迟迟未给妳回应,而且还红了眼眶。

「小娘子、谢谢妳……可我真的不敢奢侈那麽一句生辰快乐。」那对仿佛无时无刻都带着笑的桃花眼此刻失去了平日的光彩、只留下一片哀伤,他看着妳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而从那有些颤抖的语气中,心细敏感妳可以察觉到他究竟在担忧什么,可妳也不想要就此揭穿他。

「羡哥哥、我的好哥哥,你不想过可以、但陪我过不好吗?这天对我而言可比我的生辰还要来的幸运!」妳张开手用力的搂抱住他的腰肢,毛绒绒的脑袋亲暱的蹭了蹭他的胸膛,很少见的、妳主动的向他撒起娇并且甜甜的喊他“羡哥哥”,而他也没有抗拒妳的这份孩子气、反而还纵容起了妳。

「那小娘子说说、这天究竟为何对小娘子这么重要?」他轻轻的捏了捏妳的脸,探究似的开口问道。

「因为这天是羡哥哥的生日不是么?如果没有这天,我可就没有一个会疼我的羡哥哥啦!」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就不知道我现在到底会怎么样了,所以呀、我不能没有你。

回想当时妳才四岁,听到他被万鬼反噬、身死魂散后,妳哭得撕心裂肺的样子,妳不禁懂了、自己似乎是从一开始就对他抱有着这样一份不同的情感。

妳难过不是因为他是代替妳那早逝爹娘、佛心保着妳的夷陵老祖,而是因为他是魏无羡,是指引、照亮妳的那道光。

「魏婴、生辰快乐,谢谢你诞生在这个世界。」

——谢谢你、照亮了我。

《来饲养一只蓝忘机吧?》

拆忘羡、麻烦看清楚。


继双杰后自然就是双壁啦、祝各位夫人们享用的愉快!


叮——恭喜您、您订的小蓝忘机到啦!接下来就让我向您简单介绍蓝忘机的饲养须知一下吧?


尺寸15cm、比起妳平日因为收集欲而收集的娃娃都还要小了些,不过同理的、风格也不一样,他不同它们那般可爱虚假,他是个俊秀且又是个放眼望去便能马上捕获妳目光的小家伙。


他是个不挑食的好孩子,不过口味较为清淡些,如果可以、姑娘在他面前也要记得吃得清淡些,以免他在你们一起吃饭时一直皱着眉头盯着妳。


噢对、他喜欢同妳一块儿用餐,毕竟这样他才好监督妳好好吃饭。


他喜欢住在安静的地方,如果今天姑娘觉得无聊、甚至感到烦躁了,他便会将忘机琴拿出来弹上一曲来抚平妳那躁动的情绪。


他不爱说话,但是自他幼时的遭遇来看、他打小便是个没法与爹娘撒娇的孩子,所以有时候他会向小小的任性一下、与姑娘撒撒娇,这种时候姑娘也别因为他的主动而一时心花怒放失了规矩,只要静静的看着他任他撒娇便好。


等他熟悉了姑娘的存在,便会开始任姑娘上下其手哟,不过切记、莫太超过。


如果姑娘想要的话,可以向拥有小蓝曦臣的姑娘借一下小蓝曦臣,然后问问跟忘机小时候有关的事情哟,不过记得不可以告诉忘机妳去询问有关他的事情,因为他可能会因为害羞而不理姑娘三到四天的时间。


不过可以给他一个蜻蜓点水般的淡吻,然后跟他撒撒娇、喊声“忘机哥哥~”,这样姑娘就会成功收到一只脸红揪着妳的衣角说着“下次不可以在这样了。”的忘机啦!


这就是饲养蓝忘机30天须知啰!30天到啦!还请姑娘好好“验货”!


「该醒了,就算是周末也不当这般晚起。」眨了眨眼,妳觉得眼前出现的一切有些许的不真实,妳以为这是自己做梦了、梦到了自家那小家伙。


这梦有小家伙?哎哟、还是一个样,行吧我就继续睡我的!想到这儿妳身子往后一倒、便作势再回去与周公下棋,不料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只能在睡一刻钟,不得反驳。」背后那体温真实到让妳愣了会儿,转过身、不料抬起头便对上了那人清冷的眸子。


——蓝忘机……?


——现在就睡觉、我陪妳。


自他那深情的眼神中,妳看到了眼神疑惑、不自觉红起脸的妳,虽然看起来乱糟糟的、可妳突然想、似乎这样也不错。


万圣点文

四天后就是万圣节了 在写双壁的饲养守则前、我就先来写个万圣节篇的短打 接下来就请姑娘们跟我点对象啦


目前已经有魏无羡、蓝忘机跟薛洋了


然后介绍下、这是我家编辑 @茶凉安好


《来饲养一只江晚吟吧?》

继上次的《来饲养一只魏无羡吧?》 这篇就是给江夫人们的福利了!

恭喜妳得到了一只江晚吟!

下面就由我来介绍一下饲养晚吟的基本须知吧!

不同於尺寸差不多30cm左右的魏婴,晚吟的尺寸比较娇小可爱,是很方便放在包包里携带出门的10cm,不过姑娘要记得让包包里通风,不然晚吟可是会被闷死的。

晚吟是个不挑食的小家伙,不过他偏爱喝江厌离熬煮的莲藕排骨汤,如果可以、不妨跟拥有江厌离的小夥伴借一会儿江厌离,好学习一下如何熬煮莲藕排骨汤吧!切记要注意在晚吟喝莲藕排骨汤的时候,旁边如果突然出现了一只魏婴,姑娘可就要赶紧进行驱赶魏无羡的工作,以免俩个小家伙又打个你死我活哟,姑娘会心疼晚吟受伤的吧?请一定要注意这个重点!

晚吟非常喜欢狗狗,如果不介意的话、姑娘也可以买几只小奶狗送给晚吟哟,这样晚吟对姑娘的好感度肯定会大大提升!

身为宗主的晚吟,身上总是要配有法器跟佩剑的,姑娘在选购时、可以考虑买上紫电跟三毒来给他带在身上,这样如果姑娘不在、晚吟也能好好保护自己了。

晚吟是个讲话直接点的孩子,但他说出来的话通常都是口是心非的、所以如果今天晚吟凶姑娘了,姑娘不妨注意看看他的神情,好断定他是否真的对姑娘生气了,如果没生气、姑娘大可撒撒娇,这样晚吟也就不会跟姑娘计较那麽多了。

晚吟是个容易在意他人对自己眼光的小家伙,如果可以的话、姑娘偶尔就称赞他几句吧?别那魏婴同他做比较便是再好不过的!这件事情可是个大忌、绝对不可拿魏婴同他做比较,不然他如果当真了,可会胡自乱想上好几日。

晚吟吃的苦不比魏婴少,他也不是个易将自己难过表明出来的人,所以还请姑娘主动的、不吝啬的给他一个拥抱、告诉他“晚吟是最棒的,晚吟已经做的很好了,我最喜欢晚吟咯!”

以上便是饲养晚吟30天的须知罗!不卖关子了,我想姑娘应该很期待在第31天早晨时,会遇到不一样的他吧?

「嗯?妳退後什麽?又想例行公事的摔下床?之前看妳摔就很想问了,是不是知道不管怎麽样我都会爱妳所以才这麽肆无忌惮的摔?虽然是事实,可是比起那些、我更在意的是妳会不会疼,还有不管会不会疼、都别再这麽莽撞的摔着自己了,因为妳不疼、我看着都心疼。」

妳有些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身子不自觉向後退去、可妳却忘了妳的床可不大、没那麽多位置给妳退,在妳险些要摔下去时、他强而有力的手臂已经揽住了妳纤细的腰肢,将妳整个人往他怀里带了。

在认真照顾了他30天後,现在不用开口说妳也能摸清楚他的意思了、“周末呢、妳不用上课就多陪他会儿。”,想到这儿妳便觉得、这30天的傲娇养成简直是值了,换来这麽个温暖且又舒服的拥抱,而且对象还是江晚吟呢!

说好妳要嫁给我(下) 金凌长篇.

「我亲爱的傻姑娘哟、妳怎麽跟妳爹一个样都不知变通呢?!妳怎麽不先问问人家金凌是否心悦於妳的这个问题呢?也许人家心悦妳,只是妳还没有察觉呀。」过了一个时辰、妳跟妳爹都快直接站着睡着了,他们俩才谈完,妳揉了揉眼睛、正想上前去说些什麽,妳娘就已经把妳整个人拉了过去、并且开始数落妳与妳爹同个模样,说你们都是不知变通的死脑筋。

「娘……比我还要适合他的仙子多的是,哪论得到我?」

「妳怎麽这麽说呢?妳现在给娘说清楚,妳到底哪里差了?先不论文武双全,妳外貌也不差好不?虽没有倾国倾城、但是也长得不差呀!」

「娘子、妳这般数落她我会心疼的,还有不如让他们俩说个清楚、讲个明白吧?我们就别插手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管的再多也没有用的。」妳爹可疼惜妳这宝贝女儿了,把妳护到身後便开始与妳娘讲起道理。

仔细想想、从小到大也就因为那麽几次妳自己不小心把自己弄伤才同妳发过几次脾气。

「妳不喜欢我吗?」好吧、一个刚解决还有另一个呢,而且这个还比较棘手点。

妳抬头看向金凌,他的表情有些不安、落寞,那样子就像小时候听到人家说他没有爹娘一样令人心疼。

「并不是,我只是不知道该怎麽面对你,也不知道该怎麽回应你,就像我娘说的,我不知变通、我不了解男女情爱,但是我不想伤着你。」

「那妳告诉我,妳喜欢我吗?」

「喜、喜欢。」

「那不就好了吗?我想与妳澄清并非只是因为我们儿时的承诺,而是因为我心悦妳。」

「真的?你不嫌弃我?」

「真的、而且在我心里妳特别好!」

「那麽、……金小宗主你什麽时候要提亲呢?来追求我闺女的公子可是已经排到姑苏那儿去了,我就在这破例一回儿、你可以先提亲,聘礼什麽的改日再一并送来便可,你愿意吗?」妳娘看着你俩支支吾吾的模样都快急疯了,打铁要趁热、她在妳打算做出回覆说上那句“那我们试试也无妨?”时将妳直接往金凌的怀里推了过去,并且拍拍胸脯当着妳那还没反应过来的爹直接跟金凌摊牌挂出保证。

「我自然是愿意的,那麽咱们下个月就成亲,您说好吗?」

等等、你会不会太快了?!妳打算尖叫出声,可却被他紧紧搂在怀中。

「好是好,不过我以为年轻人急了应该是这个月呢。」

「不可、我下个月才会成为家主,至少要等自己真的成了家主才能给您个保证!」

「嗯!年轻人这样才对嘛!可比我夫君当年还有出息,果然将女儿交给你是没问题的!」

「娘子……」

「娘、您能不能……?」

「不能!你们这样要我们老人家等多久呢?妳娘想抱孙很久了好不好?看金小宗主这模样估摸着以後生出来的孩子也是一表人才,这有什麽不好的?再说妳也很喜欢人家不是麽?让人家一直痴痴的等妳怎麽好意思呀!」

娘、我什麽都还没说完呢。想到这里妳有点委屈,妳只是想告诉她感情是需要磨合的、操之过急并不好,更何况妳爹这人保守的很、过往就跟妳再三提醒过情是急不得的,怎麽可能这麽随性就将妳嫁出去呢?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妳娘怎麽有办法割爱这麽快呢?!

「咳嗯、娘子是否忘了我才是这个家的宗主呢?能否借一步让我跟金小宗主说一句话?」

「不行!你肯定会骂人家、跟人家说一大堆关於你家女儿多宝贝之类的话,我不许!你听到了吗?你要敢骂我未来女婿我就把你的皮扒下来!」行啊、够泼辣,妳捂脸想着妳娘今天在金凌面前可丢尽了宗主夫人的形象,比起宗主夫人、说她是市集里跟为了一点小事儿跟人吵架的疯婆娘妳都觉得不为过。

「好了、莫怕……」金凌在妳爹娘即将开吵的时候松了松紧抱住妳的双手,然後轻轻顺了顺妳的背,像安抚孩子那般抚平了妳的烦躁。

「嫁了也不会怎麽样,反正又不是不能回来了,更何况我都发誓过你当宗主後我肯定嫁你做宗主夫人的,能逍遥何乐而不为?快叫他俩老歇会儿行不?我听到头都觉得疼了!」噘了噘嘴,伸手主动揽抱住了他的腰,妳很乾脆的自暴自弃了,老实说、只要他俩现在停下来不吵了,要妳现在马上嫁进兰陵金氏做宗主夫人也绝对没问题。

「妳真的愿意吗?我的小姑娘?」妳爹耳尖,马上捕抓到了妳话中的意思,停下与娘争吵,就如同小时候那般哄妳的语气一样、他柔声唤妳小姑娘。

「爹、女儿都十九岁了,也是应当嫁人的年龄了,我知道您会不舍,可我不能一直待在爹的羽翼下不是吗?现在心仪的男子正好与女儿情投意合,这样嫁了又有什麽不好?还请爹准了这门亲事吧?」

「当然了,我的小姑娘都长大了……」妳爹此刻掉了眼泪,他抱着妳娘、在妳娘错愕的目光下哭了出声。

而妳也错愕了那麽半响,妳爹一直都像一棵大树一样伫立在前方为妳娘、妳和妳妹妹遮风避雨,他从未像这般失态,想必现在要把捧在手心上护了十九年的妳嫁出去,他非常的不舍吧?

「你可要好好待我家宝贝,万一她受了什麽委屈,我肯定请江宗主好好的惩治你!娘子呀……宝贝要嫁出去了,我好不舍、嘤嘤……」

「我会的、我会好好照顾您的宝贝的,所以请您好好放心吧?只要一有空閒,我也一定会陪她一块儿回来看您两老,所以您不要在这麽伤心了叔叔。」金凌看着妳爹这样,便也严肃了起来,他搂紧了妳的腰肢,看着妳的眼神也多了更多的柔情。

「叫什麽叔叔?!还不改叫爹!」

「是的……爹!」

真是太好了呢,妳爹娘都这麽放心,看来以後也不会再有其他妳不认识的公子骚扰妳了,毕竟妳已经名花有主了。

「——我答应我会好好待妳,不是因为一句承诺,而是因为一片真心!」

说好妳要嫁给我(上) 金凌长篇.

「我说我亲爱的好姐姐呀、那些公子都带上聘礼上门提亲了,妳怎麽还不挑个中意的成亲呢?我瞧他们都挺好的呀、妳到底还有什麽不满呢?还有在这麽下去,妳可就要孤独终老一生咯。」妳安静的坐在妳父亲特意为了妳与妹妹建筑的凉亭欣赏着那亭亭净植於湖面上的荷,坐了一个时辰多、妳打算起身去叫妳那娇小玲珑的妹妹起床,谁料她已经起床并且来找妳了,而且似乎还待了许久。

她甜甜的叫妳姐姐,并且撒娇似的朝妳抱过来,像是想到了什麽,她带上年长者的口气模仿起妳们父亲拿着那些世家公子们提亲的事儿打趣着妳。

不过从她的话语中,妳还是能够察觉到她似乎与爹娘一样开始担忧妳的亲事了,她向来隐晦、话不会讲太明,但是作为她的姐姐、妳还是能从那只言片语中摸个出七八分她的意思。

估计就是古人说的那“皇帝不急、急死太监”,妳不急、她和爹娘都比妳急。

不过妳倒也没敢敷衍她,毕竟这小妮子心细敏感,还能游刃有馀、面不改色的直接戳破妳的谎言,要是知道妳把这种重要的事情草草以那敷衍的话语应付掉她肯定会生气。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思考了半晌,妳忽地想起那身着金星雪狼袍的“他”,不自觉的捂住心口处、妳怀疑自己这是中了邪术,不然心脏怎麽会突然跳的那麽快呢?

「姐姐妳有心悦之人?!妳怎麽没跟妳最宝贝的妹妹我说呢?快点告诉我嘛、嗯?」

「咳、先不谈这个了,阿凌今天要带他那两位蓝家的友人来访,我想想叫什麽来着……蓝、蓝思追!我记得妳说过妳很喜欢那位公子对吧?赶紧梳妆打扮去吧!」

「啊?!妳怎麽不早一个时辰给我说呢?还有姐姐呀、妳还没扎发呢,先让他们在外等会儿吧?」

「来者是客。让人家在外等候失了礼数。更何况两位蓝家公子可是第一次来,这样怎麽好意思呢?」妳微微蹙起眉,显然妳不认为该为没扎发这种事儿怠慢远道而来的访客。

「可爹娘有嘱咐过妳别散发出现在男人的面前的,更何况娘常常说女孩子披头散发出现在他人面前可是有失礼数的!」

「唔、不管,反正我又不是什麽沉鱼落雁、倾国倾城的美人,被看到了人家也不会有任何人对我动上任何心思,何况别给娘见着就好。」

「别给娘见着就好……?挺有道理的,不说了、不说了,我这就进屋里打理自己,姐姐妳赶快去应门吧!」

妳在目送小姑娘进屋里後,转身低头看着自己倒映於清澈湖面上的倒影伸手拢了拢那长过腰际的发,妳突然想“他会不会责备自己女孩子家这样成何体统这种话呢?唔、但是他也不是没见过对吗?”想到这儿,妳便甩甩头将这些杂念甩掉,并且提起自己过长的裙襬转身朝大门走去。

不得不承认,魏无羡说的挺对的,云梦的姑娘好生水灵,每一个身上都有不同的韵味之美,包刮他常常见着的妳也不例外。金凌在见到妳时忍不住在心里感叹道。

「阿凌?」妳见到他一直呆愣的杵在门口,便嘱咐门口的家仆先捎上两位蓝家公子去找妳妹妹,并且安静的观察着他此刻的表情变化,不过久了妳也是会害羞的、瞧他出神盯着妳的脸如此之久便有些害躁「行了别看了,看的我都害羞了,还有这样杵在门口是希望被家仆们指指点点吗?赶快进来吧!」妳别过脸轻拉他的手,明眼人都知道妳这是害羞了,谁让妳耳尖都红了呢?

「妳……不知羞!」他突然甩开了妳的手,而妳一个不注意也因为他那过强的力道跌坐在地。

「那您想要继续杵在那多久呢?还是需要我去请我爹亲自出门接金公子您?」妳爬起身将自己身上的灰尘拍了拍,随後妳便学了妳娘身旁那些侍女恭敬的模样唤他“金公子”并且与其拉开了距离。

噢豁、妳能忍不代表妳不会生气噢。

「妳没听过男女授受不亲吗?气什麽,这不是怕妳被误会才让妳放手!」

「哟、那还谢过金公子了,不过您的意思难道是怕小的过於亲近您被说閒话、以後没人娶?」

「谁说妳没人娶了?!」

「当然了,毕竟来提亲的公子可多了,只要我爹一句话隔日便能嫁了。」

「喂!谁准妳嫁了?我不准、妳听到了没?!」

「你又不是我爹,你凭什麽管我要不要嫁!」

「我凭什麽?!凭妳是兰陵金氏未来宗主的夫人!凭妳答应过只要我做了宗主、妳就做我夫人的那个承诺!」

他这麽一吼、妳便愣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先不管周遭因为你们吵闹声而被吸引过来一探究竟的家仆们,妳抬头看向这个比妳高了一个头的青年、他的眼角泛红且带上了些许泪水,瞧到他这般委屈的模样妳忽然想起了你们儿时那几句童言童语。

小姑娘家本来就成熟的早,妳和妳妹妹自妳们娘亲那听闻了许许多多与男女情爱有关的故事,听久了、不免也为之向往。

「唔、可如果我以後没人娶怎麽办呢?」妳打小便是个有些自卑的孩子,妳对自己总是很没信心,同时又是个杞人忧天的孩子,明明那时还未到该出嫁的年龄、却已经开始担忧起了这样一个攸关於终生大事的问题。

「如果妳到我要成为宗主的时候都还没有找到心仪的公子,那麽就与我成亲做宗主夫人吧!保证不会亏待妳的!」那时的金凌还信誓旦旦的向妳发誓作为以後要成为兰陵金氏宗主的他绝对不会忘了这个承诺。

「……阿凌、别哭了,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同你发脾气、摆架子,但那只是我们当初童言无忌所做出的承诺,我怎麽有那个脸拖着你?比我好、比我温柔、比我漂亮的仙子可多了,你真的得要好好考虑清楚。」

「我刚刚说了、能与妳成亲的只能是我!」

「阿凌……!」

「敢问金小宗主对小女的那份感情是真心的?」一道宛如百雀羚鸟般婉转清脆的女声打断了妳说话,妳将目光往声音的来源放去、不料却见妳娘挽着妳爹的手慢悠悠的朝你们走来。

接着妳娘便扔下妳与妳爹独自领着金凌到一旁的凉亭谈话了,在他们谈话的过程中、妳娘的神情看起来十分的愉悦,而金凌则是一脸窘迫,彷佛被妳娘非礼似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