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凉言尽

不给糖就捣蛋-1.

拆忘羡。

内含羡/薛/澄

羡哥哥的很私心的打的比较长了点##


《木乃伊羡》


刚结束今天的课题,妳揹着包包匆忙的赶了回家,原因是因为今天是妳家那位恋人的生日。


「这可怎么办唉?我忘了提前把魏婴的行程问清楚……。」妳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在心中暗道不好,毕竟这天很重要的,自己怎么这么冒失呢?


「小娘子!」


「妈呀!」突如其来的、一条绷带缠住了妳的手,一阵天旋地转妳便被一个浑身缠着绷带的人压在沙发上了。


定睛一看,妳才发现这是妳那调皮的恋人。


「是羡羡呢、小娘子莫怕!」


「哎唷、我的小祖宗你可差点就把我吓坏了。」


「下次我会注意点的,不过不给糖就捣蛋、小娘子先给糖吧!」他跨坐在妳腰间丝毫没有一丝要下来的意思,一双炯炯有神的桃花眼看来很认真、不过话语间却充斥着孩子的淘气。


「我没糖、你捣蛋吧。」见他这么幼稚的模样,在想想今天的节日,妳顿时觉得纵容一下似乎也不是不可以,更何况怎么可以都是他来纵容妳呢?


「那小娘子先把明天的课请掉吧?不然要我帮忙打也是可以的哟。」露出计划得逞的狡猾笑容,他迅速将挂在手边的绷带往妳身上缠去。


夜可长着。


——用绷带将其束缚、证明妳是他的。


《吸血鬼薛》


一早起床,妳便看见他慵懒的倚在床头低头把玩着妳的发,一开始妳以为他只是贪玩、便没有多想任着他玩,不料当他注意到妳醒来后,他却低头张口咬住了妳的锁骨。


「洋洋?」


「不给糖就捣蛋。」


「可家里的糖刚吃完呢!」


「那就血尝、反正妳的血比糖还要甜。」轻舔流被牙尖刺穿的两个小血洞,他压住妳、邪魅的轻笑出声如是回复。


——妳的血如同罂粟、比糖还要更令他沉迷。


《狼人澄》


今天妳装扮成了可爱的小红帽,原因无他、就只是因为妳特别喜欢红色。


对此他很嫌弃,不过却也纵容了妳。


「晚吟很可爱、不过为什么是扮成狼先生呢?」妳踮起脚尖伸手去搓揉他头上那对柔软的假兽耳,顺便撸了一把那毛绒绒的大尾巴。


「因为狼先生才能将小红帽吃干抹净。」耳尖微红,妳听见他小声的说出那句话。


——狼先生有些青涩可爱,不过等他将独占欲表现出来后妳便不再那么想了。


评论(2)
热度(158)
请看置顶。

关注的博客